首页 > 丽江旅游 > 旅游保险 > 恨不得死在香巴拉
恨不得死在香巴拉
http://www.lvy.cn 添加时间:2012-09-27 06:56:21 来源:驴友网 点击次数:

  一路上,视觉的冲击力高潮迭起,精彩总在等待,而歌声洒落 :“香巴拉(即香格里拉)并不 遥远,她就是我们的家乡……”“那里四季常青/那里鸟语花香/那里没有痛苦/那里没有忧伤/传说是神仙居住的地方……”

  一直渴望踏上云南迪庆、四川稻城的土地,据称小说《消失 的地平线》里描写的世外静土“香格里拉”就是指这一带。我们上网放“贴”,最后愿意出行的“E旅伴”8人。

  拜谒神山

  我们的香格里拉之行是从德钦开始的。在那里,我们憧憬着能看见云南藏区八大神山之首棗梅里雪山中的太子十三峰。

  在前往明永冰川的路上,我们的心跟车窗外的天空一样阴沉:那潮水般的浓雾骤来骤去,还能看见神山吗?但随着神山的慢慢靠近,紧紧裹着雪峰的“白丝巾”似乎有点松开了。只要山峰尖尖一露角,我们就迫不及待地跳下车拍个不停。一路上,不少人还站在路边虔诚地膜拜。只是这太子十三峰很快又隐身到漫漫云海中去了。

  即便这样,又大有为它痴情守候的人。当我们下午4时半回到飞来寺,寻找制高点等候神山日落时,发现观景亭二楼的位置早给几支“三脚架”占去了,是来自北京的“专业人员”,其中一人还在“大画幅”相机后的黑帘里操弄着。据说前几天一直下雨,他们已在这儿守了几天,不见神山誓不休。他们说我们运气不错。不知不觉中,四周的脚架越来越多了,一场无声的竞赛在等待中进行。太阳西沉,寒意悄悄逼近,神山仍然云遮雾绕,有人在叹息中收起了脚架。6时30分的时候,我们也失去了耐心,悻悻地走了。而剩下五六人在和神山静默相对。

  也许是他们的执著打动了高傲的神山,在我们离开不到10分钟,奇迹出现了:卡格博峰,也就是太子十三峰的主峰,最令人敬畏的雪山,头戴着晚霞编成的紫金冠,向仍在守候着的人显露尊容,再悄悄告退。这是北京的摄影师第二天告诉我们的。

  硕都湖:森林诱惑

  在中甸硕都湖,我们偶遇到一片充满诗意的森林。地图上、书本介绍上,包括管理人员都没提到过这片森林,我们是为了接近湖边的芦苇而走进去的。

  踏着湿滑的苔藓、地衣一路走去,里面不像其它森林那么阴暗促狭,而有好几片开阔的空间让人有充足的眼界去欣赏阳光下灼灼生辉的枫叶,还有好奇的白桦树,别致的无名小草……

  经过一片草坪,眼前满是高耸入云的云杉,淡黄色的松萝千丝万缕从笔直的树干上垂落,这两种相伴而生的植物刚柔相济,仿如高门深户挂起的重重罗帐,小路入口两边恰好各有一棵长满红叶的树微弯相对,形成一道绚丽的拱门。我们把这叫做“天堂之门”,似乎只要等我们撩开层层的“松萝帐,就会踏入仙界一般。

  这种感受我同样在中甸有过体验,那是两年前的一个清晨,在少为人知的碧沽天池上,有一个宁静的小湖,围绕着湖边长了一圈洁白的杜鹃花,素净而精致的景象让我怀疑那是小仙女的住处,以致我屏住呼吸,害怕打扰了沉睡中的精灵。

  硕都湖和碧沽天池都不是中甸出名的景点,少为人知,但却蕴藏着因上天的巧妙安排而惹人遐想的美。

  不死的海子

  出发之前,我曾上网搜索资料,看到一段文字介绍:稻城的阿西有300多个海子,比九寨沟还美,至今未有开发。我还不遗余力地向旅伴小朱作了推介。

  稻城县城和日瓦乡之间有一座名为贡嘎吉岭的喇嘛寺。要去阿西就得从贡嘎吉岭寺上山,当地人告诉我们路途遥远而且艰辛,我这个发起人第一时间打起了退堂鼓。“摄影发烧”的小朱夫妇和爱冒险的小潘,反倒来劲了,他们执意要去,在他们的鼓动下,另外四位也动了心。于是,我们只好兵分两路。

  我独自上了俄初山。在山顶那片能遥望三座神山的高山草甸,我想起阿来《尘埃落定》中的一幕:“我”和塔娜从马背上相拥跃起,在空中转身,跌落在草地上,有一阵子,“我们”只是看着天空和白云,有一阵子,……《尘埃落定》真要拍成电影的话,这一场戏的外景就该选在俄初山吧。在我眼里,俄初山赖以成名的红叶反而不是最吸引人的,它的魅力就在于这片高山草甸,让人只想躺在它的怀里,仰望天空,像“俄初”的名字一样浪漫。

  而我的同伴们呢,他们在“骑了一整天马,睡了一晚牛棚,惹了一身虱子”后,很不幸地只看到3个用他们的话来说“洗脚池般大小”的水塘。

  后来,经了解,阿西的“300多个海子”并非子虚乌有,连稻城县旅游局局长也很想到那儿踩点。假如哪位读者无惧在崎岖荒凉的山路骑上3天的马,没准真能找到这传说中如散珠般的海子。

  “恨不得死在亚丁!”

  这是背包族留在日瓦乡绿野亚丁旅馆的一句话!“绿野亚丁”的墙上、屋顶上挂着过百面游客写下心声的彩旗。

  亚丁自然保护区内有三座成“品”字形排列的神山:仙乃日、夏洛多吉、央迈勇。当地的藏民对神山极为尊崇。手指神山及用膝盖夹住印着神山照片的地图的行为都属不恭。随后几天,我们都小心翼翼。

  亚丁三天,总算弥补了我们在德钦的遗憾。在这里,素来低调的月亮也非同寻常。洛绒牛场的那个晚上,月亮的出场几乎震住了所有在场的人。当时晚霞刚刚燃尽,天空恢复了平静,忽然间,有束冷冷的黄光从夏洛多吉的背后透了出来。我们好奇地猜想难道是晚霞的回光返照?紧接着,峨眉似的月牙已从山后探了出来。半个月亮也蹦了出来。瞬息之间,一轮圆月悬在了半空。

  从进入亚丁境内开始,我和小李选择步行。途中因高原反应迈不开步子,我们诅咒过路程的漫长。但唯一的安慰是步行时可与沿路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亲密接触着。因是步行,一路上我们也曾与为数极少的“行者”有着“萍水相逢”的故事。其中一位69岁的广州老人带着两个氧气袋上山,我们夸他老当益壮,他反而向我们竖起了大姆指,是赞扬我们女流之辈爬山的耐力。想不到我们还成了别人眼中的一道风景。

  早就听说亚丁的马夫爱敲游人竹杠,我们居然碰上了。我和小李走到洛绒牛场,已经是下午了,只有租马上牛奶海。但没走出100米,我们就因天色已晚不想再去了。谁知马夫非要收30元才肯让我们下马,而上牛奶海总共只需80元!我们无奈中还是屈服了,正憋着一肚子气往前走,遇见了稻城县旅游局局长。中午在一个帐篷吃饭时,他向我们介绍了马夫,而那马夫告诉我们他是何人。哈,哈,这回马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最终,局长为我们讨回了20元。

(发布于:丽江旅游网)  【回到顶部】 【返回上页】 【关闭窗口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